当前位置:芜湖影粉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王熙凤为何要道歉?
红楼梦中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王熙凤为何要道歉?
2022-09-22

《红楼梦》里,作者曾经安排过刘姥姥这么一个角色,有两次进了荣国府的情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先是第6回,刘姥姥因女婿家穷困潦倒,过年都成了问题,于是便萌生了去昔日曾联过宗的王家去碰碰运气。此时王子腾早已升了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京城的王家人只剩下一个嫁进荣国府的王家二小姐,即贾政之妻王夫人,于是便延伸出“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妙文。

这里就存在一个隐性的问题——以读者认知的那个老实巴交的刘姥姥,她怎么会做出“打抽丰”这样的举动?王昆仑先生在《红楼梦人物论》中曾提到这一点,笔者对此深以为然:

按照性格,刘姥姥也许是出身于城市居民,她曾先有那都市生活见闻和磨炼。小市民固然常是身居下层的,但也常会具备庸俗、投机、狡猾、向上爬的品质,否则怎么有胆量到那“天堂”式的贾府去探险?她所谓到城里去“闯运气”、“丢老脸”,总是多少有些估计的。——《红楼梦人物论》

诸君亦可试着易位而处,如果你是刘姥姥,你敢不敢去赫赫扬扬的荣国府去打秋风?恐怕大部分人都和笔者一样,或碍于面子,或嫌长途跋涉,最后不了了之,包括刘姥姥的女婿王狗儿,不也是怕丢人卖脸,最后让刘姥姥一个人去的吗?

因此,刘姥姥能壮着胆子去荣国府“要钱”,就透露出她并非是完完全全的忠厚老实,她身上带有一定的小市民的精明气息。

更牛的是,人家刘姥姥最后还真的要到钱了,还是整整二十两银子,这可相当于普通农村家庭一年的开销(第39回刘姥姥语),从结果导向论来看,岂可将其当作寻常农村老太太等闲视之?

另一处展现刘姥姥不同凡响之处,便是在第40回,彼时刘姥姥进大观园,被王熙凤、鸳鸯二人设计,在宴会上插科打诨,频露憨态,逗得贾府众人捧腹不止。

如果刘姥姥在贾府的全过程都是这样简单的装疯卖傻,她便真的成了个搞笑“女清客”,可刘姥姥并非如此。于是就发生了这个情节:

一时吃毕,贾母等都往探春卧室中去说闲话。这里收拾过残棹,又放了一棹。刘姥姥看着李纨与凤姐儿对坐着吃饭,叹道:“别的罢了,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凤姐儿忙笑道:“你可别多心,才刚不过大家取笑儿。”一言未了,鸳鸯也进来笑道:“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刘姥姥笑道:“姑娘说哪里话?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要是心里恼,就不说了。”鸳鸯便骂人:“为什么不倒茶给姥姥吃?”——第40回

这个情节是刘姥姥最高超的一个操作,她老人家在有意无意地展现自己的清醒。

荣国府吃饭是有规矩的,贾母、王夫人、客人(即刘姥姥)、小姐们先吃,最后才轮到王熙凤、李纨这些孙媳妇吃饭,刘姥姥由此便感慨荣国府“礼出大家”。

刘姥姥的这番感慨或许是真心的,但非常“巧合”的是,她这无心之举却无形中戳到了王熙凤、鸳鸯的痛点。

在刚刚的宴会上,王熙凤、鸳鸯故意整刘姥姥,让她在吃饭前大喊“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逗众人发笑。所以眼下刘姥姥稀里糊涂冒出一句“礼出大家”,竟误打误撞让王熙凤、鸳鸯心里过意不去,纷纷前来道歉。

但事实上,刘姥姥的这个操作收获的效果,远远不止是王熙凤、鸳鸯两人的道歉这么简单。通过凤、鸳两人的道歉,刘姥姥对刚才的表现给出了解释: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要是心里恼,就不说了。

这个解释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这个解释,在王熙凤、鸳鸯这些人眼中,她们或许真的就将刘姥姥当成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婆子,对于一个智商低,被别人玩弄于掌心之中的“女篾片”、“女清客”,她们这些主子是不会给她作为“客人”的尊重的。

一经解释,无形之中就将刘姥姥的境界提升了一个层次,她在告诉所有人:刚才的搞笑我是知道内情的,只是为了配合你们,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咱们一起逗贾母开心而已。

如此这般,刘姥姥的人格就被立了起来,至少在王熙凤、鸳鸯这些人心中,立刻会对刘姥姥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而不是仅仅拿她当一个没见识的婆子,鸳鸯最先反应过来,立马骂丫环为什么不给刘姥姥倒茶。

后文中,王熙凤的女儿自小多病,在刘姥姥临走之前,凤姐曾请刘姥姥给女儿起个名字,这才有了“贾巧”这个名字,而王熙凤居然请一个贫婆子给女儿起名,足可见她对刘姥姥印象大改,难说这不是前番解释的功劳。

故而,刘姥姥并非是传统意义的忠厚老实的农村婆,如果说她敢进荣国府是意外,得到二十两银子是意外,后给荣国府送菜是意外,那番解释是意外,独得王熙凤青眼是意外,二进荣国府拿到一百两银子也是意外,那么这么多意外加起来,便是一种必然了,由此观之,岂能拿刘姥姥当一个寻常人来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