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影粉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薛姨妈人黛玉做干女儿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红楼梦中薛姨妈人黛玉做干女儿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2022-10-10

在红楼梦中,薛姨妈一直在扮演着一个慈爱的长辈形象。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红楼梦》第57回,回名乃是“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慈姨妈”乃指的是薛姨妈,“痴颦”自然指的是林黛玉,薛姨妈软语安慰林黛玉,本是寻常情节,可期间却发生了一个小事故,引起读者的注意——薛姨妈认林黛玉当干女儿。

薛姨妈又摩挲黛玉,笑道:“我每每和你姐姐(宝钗)说,心里很疼你,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你这里人多口杂,说好话的人少,说歹话的人多,不说你无依无靠,为人作人可配人疼;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赴上水去了。”黛玉笑道:“姨妈既这么说,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姨妈若是弃嫌不让,便是假意疼我了。”薛姨妈道:“你不厌,我就认了。很好。”——第57回

若换成其他人,读者自然轻易放过此情节,但薛姨妈是个例外。薛姨妈、薛蟠、薛宝钗母子三人当年进京都,是为送宝钗进宫待选,其后待选之事无疾而终(书中没有说明,应是落选了),薛姨妈为了背靠大树好乘凉,便动了促成“金玉良缘”的心思,第28回“元妃赐礼”后,有一段宝钗的心理描写,足以证明这一点,且看原文:

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日见了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第28回

薛姨妈既想促成金玉良缘,那么自然和“木石姻缘”的女主角林黛玉在立场上是相对立的。就是因为这一层关系,以致很多读者对此情节耿耿于怀:薛姨妈一心想着自家宝钗的姻缘,为何又会认林黛玉当干女儿呢?于是阴谋论层出不穷,皆在幻想薛姨妈此举背后到底有何心机。

笔者私认为,薛姨妈突然认林黛玉当干女儿之情节,细细探究,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纵观《红楼梦》第57回之前,薛姨妈和林黛玉很少有单独的亲密交集。

除了第8回“贾宝玉大醉绛云轩”,宝、黛两人在薛姨妈的梨香院一起吃了顿饭;再有第36回“绣鸳鸯梦兆绛云轩”,黛玉和薛姨妈、宝钗一起在王夫人处聊天吃西瓜等,皆是寻常情节,看不出两人之亲疏远近。

可第57回,薛姨妈突然说了这么一段交心的话,林黛玉又要认薛姨妈当干娘,这关系亲密得太突然,不怪读者心中问号丛生:薛姨妈和林黛玉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当然,薛姨妈自己也做了详细的解释。她称林黛玉在贾府的处境很特殊,加上人多口杂,黛玉又深得贾母宠爱,若是薛姨妈也对林黛玉太好,外人便会觉得薛姨妈是个势利之人,为了拍贾母的马屁,才对黛玉这么好,因为这一层原因,薛姨妈心里喜欢黛玉,表面上却不敢对她太好。

薛姨妈的说法,自然在情理之中,而且很符合她的人设——一个温厚慈祥,但又没多少主见的中年妇女。

我个人很喜欢薛姨妈这个人物形象,她属于典型的“好姑妈”形象,比如第8回“贾宝玉大醉绛云轩”,在梨香院的饭桌上,贾宝玉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前日在宁国府吃的鹅掌鸭信味道很好,薛姨妈便立刻找自己亲手糟的鹅掌鸭信拿出来给宝玉吃,贾宝玉要喝酒,奶娘李嬷嬷再三阻拦,亦是薛姨妈从旁软语替宝玉开脱。

第47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薛蟠因骚扰柳湘莲,被其骗到郊外狠狠殴打了一顿,薛姨妈得知后的反应是:薛姨妈又是心疼,又是发恨,骂一回薛蟠,又骂一回柳湘莲,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第47回)

而到了第66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薛蟠外出做生意遭强盗劫掠,被正好路过的柳湘莲所救,两人于是结拜为兄弟,薛姨妈得知后,又对柳湘莲感激万分,听闻柳湘莲和尤三姐订婚后,薛姨妈做了很多暖心的事:

且说薛姨妈闻知柳湘莲已说定了尤三姐为妻,心中甚喜,正是高高兴兴要打算替他买房子,治家伙,择吉迎妻,以报他救命之恩。——第67回

其后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剃发跟随道士而去,薛姨妈得知后不禁叹息,并反复叮嘱儿子薛蟠各处去找找。柳湘莲不过一个素未谋面的外人,薛姨妈尚且这般真心相待,可见其慈祥温厚,当是真心无疑,读者切勿陷入阴谋论中拔不出来,将此好姨妈误认作心机妇。

故而,薛姨妈对林黛玉的解释,应当是出于真心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若是细细思之,还是存在一个明显漏洞:薛姨妈之前不敢对黛玉太好,害怕惹人口舌,如何眼下却敢对黛玉好了,甚至直接认她当干女儿?难道之前担心别人会在背后嚼舌头,现在就不怕了?

因此,笔者私认为,薛姨妈突然认林黛玉当干女儿,素喜黛玉是根本原因,但其中必然存在一个类似“导火索”一般的直接原因,否则大可继续和林黛玉保持从前不远不近的距离,没必要烈火烹油,繁花着锦一般非要认个“干女儿”,那么到底是什么事让薛姨妈的思想出现这般改变呢?

正是“紫鹃试忙玉”之功劳,第57回之回名“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前后二事乃是因果关系。

第57回,紫鹃撒谎林黛玉不日将要回姑苏,将贾宝玉吓得疯疯癫癫,险些死去,这件事惊动了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诸人,最后贾母请来紫鹃,对贾宝玉再三解释,这才缓解了宝玉的疯癫之状。

换言之,“紫鹃试玉”等于从侧面宣布了一件大事:贾宝玉只能娶林黛玉,如若不然,日后难免会出现与今日类似的情况,而这,正是薛姨妈认林黛玉当干女儿的“导火索”。

经过“紫鹃试玉”,贾府所有人都看明白了贾宝玉、林黛玉之间的感情,薛姨妈纵然一直还抱着“金玉良缘”的幻想,可眼下亲眼看到贾宝玉的病情,亦做好了放弃的准备——虎毒不食子,若是宝钗嫁给贾宝玉后,贾宝玉又变得疯疯癫癫,甚至有性命之忧,那么宝钗岂不要守活寡?薛姨妈岂肯推女儿入火炕?

放下了对“金玉良缘”的执念,同时自知林黛玉必定是未来的宝玉之妻,荣国府未来的宝二奶奶,薛姨妈便能和林黛玉倾心相处。

之前所担忧的“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赴上水去了”自然也随之消散,因为林黛玉的身份不再仅仅是“贾母最宠爱的外孙女儿”,更成了“未来的宝二奶奶”,薛姨妈是跟后者打交道,自然无须顾忌他人的口舌。

另外,站在私心的角度,薛姨妈之前曾在荣国府传播过“金玉良缘”的舆论,眼下认了林黛玉当“干女儿”,将来黛玉嫁给宝玉,亦相当于薛姨妈嫁女,亦填了之前“金玉良缘”的坑,传出去也好听,当然,此一点是笔者主观臆想之论,权当笑谈。